三门峡是个有故事的地方

——访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会长凌鼎年
发布日期:2019-11-22    

  凌鼎年
  11月17日至19日,“白天鹅杯”全国小小说大奖赛颁奖活动在我市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30余名著名小小说作家汇聚三门峡,他们不仅感受了以白天鹅为主题的小说文字魅力,还目睹了白天鹅高雅灵动的优美姿态,观赏了地坑院独特的民居风格,对三门峡厚重的历史文化赞美有加。作为这次活动嘉宾之一的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会长凌鼎年先生,更是对三门峡有着深刻的理解,这位常年在海外活动的文学传播人,以“定距镜头”的形式解读三门峡,令人耳目一新。
  白天鹅给三门峡带来了灵性
  凌鼎年是江苏苏州人,从事华文微型小说研究已有30余年,因为工作的缘故,他常年在海外走访、讲课。11月19日上午,记者带他到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观赏白天鹅时,他一下子就被眼前或游弋、或飞翔的天鹅群震撼到了。他拿出手机不停地拍照,口里一个劲儿地说:“太历害了,这么壮观的场面,在国内从来没有见过!”
  靠在天鹅湖边围栏的柱子上,凌鼎年先生闭目聆听白天鹅的叫声,良久,他说:“这才是天籁之音。”然后打开手机的录像系统,将白天鹅录了下来。他要带回去,与家人一起分享。
  凌鼎年说,一个地方有水就有灵气,黄河三门峡大坝为三门峡造出了高峡平湖,已经有了灵气,现在又增添了这么多的白天鹅,使这座城市更加充满了灵性。常言道,人杰地灵,这在三门峡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地坑院使人们了解了祖先的智慧
  走进地坑院,凌鼎年仔细地察看每个窑院的方位、门窗和墙壁,望着小方院透出的一孔蓝天,他不住地感叹道:“这太神奇了,简直不可思议!”
  的确,这些传统民居与江南园林之乡的苏州相比,其差异是明显的,许多人从中感受到的是不同地域的文化特征,而凌鼎年先生却透过差异看到了历史。他说:“这些民居说明我们的祖先借用大自然而生存的聪明智慧,与其说它是一种民居方式,倒不如说是在自然条件逼迫下的民居艺术。江南园林艺术固然巧妙,但谁能说它不是建立在地坑院基础上的智慧结晶?”
  在地坑院,凌鼎年不时拍拍“穿山灶”、摇摇织布机,对捶草印花制作出来的小帕爱不释手。他说:“地坑院与民俗文化本身就是一个有机的统一体,你们把这些遗失的民俗重新布置在这里,更显示了它的古朴之美。”
  老子和函谷关相映生辉
  “到三门峡,一定要看函谷关的。”凌鼎年说,他在海外看到最多的是各种版本的《道德经》,这是中华民族的骄傲,到函谷关就是要感受一下老子在此著述的氛围。
  站在高大的老子塑像前,凌鼎年仰望良久,沉思良久,喃喃自语:“一个历史人物和一座历史雄关,相映生辉,密不可分。”
  凌鼎年对《道德经》的内容也有深刻的体会,他说,他创作的许多作品都包含着人与自然的主题,两千多年前老子就已经告诫人们,要顺其自然,与自然和谐共生,这是多么智慧。
  30年来,凌鼎年先后向海外读者推介了上千篇宣传中华文化的优秀作品,也从海外引进了上千篇的优秀作品呈现给国内读者。坐在关楼的休息台上,他望着远方的黄河,深有感触地说,三门峡是个有故事的地方,它实在太厚重了。他要把这些厚重文化介绍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三门峡,来三门峡看看。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