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万里 寻找38年前的你

发布日期:2017-05-24    

翻阅着老照片,高建岭感慨万分。孔令军 摄

38年前,马基隆母亲(前排左三)与中国援巴医疗队医护人员的合影。其中,前排左二为王先智,后排右二为高建岭,后排右六为尚继越。 高建岭供图

马基隆(中)与家人围观那颗被切除的肿瘤。 高建岭供图
 

    38年前,巴基斯坦一位身患重症的妇女经中国援巴医疗队救治转危为安,多年来,她与儿子不间断寻找着自己的救命恩人,始终无果。不久前,在参与了当年救治全过程的三门峡市退休干部高建岭的帮助下,在中央电视台《等着我》栏目录制现场,这一愿望终于实现……

    日前,三门峡市退休干部高建岭突然接到一位新疆老战友的电话:“快来北京,巴基斯坦的马基隆来了中国,正通过中央电视台《等着我》栏目找我们呢……”接到电话的次日,匆匆赶到北京的高建岭在中央电视台《等着我》栏目录制现场,不仅见到了从巴基斯坦赶来寻人的马基隆,更见到了多位几十年前的老战友。

    5月22日,记者在三门峡采访了从北京返回的高建岭。在他动情的叙述中,一段跨越了38年时光寻找异国恩人的故事逐渐清晰起来……

    高建岭今年62岁,1957年,两岁的他被援助三门峡大坝工程建设的父母从老家洛阳带到了三门峡这座刚刚建立的城市。1970年,年仅15岁的高建岭在新疆入伍,被分到陆军十三医院当了一名卫生兵,1972年又被送至新疆军区卫生检验所学习。此后的几年间,只有初中文化的高建岭如饥似渴地学习医学专业知识,从卫生员、护士到技士,高建岭迅速成长起来,成为部队一名优秀的医务人员。15年的军旅生涯中,他多次外出执行任务,其中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参加了一年新疆军区阿里巡回医疗队和两年中国援助巴基斯坦医疗队的经历。

    1978年,中国援助巴基斯坦项目——喀喇昆仑公路开工建设。当年10月,高建岭随中国援助巴基斯坦医疗队来到巴基斯坦吉尔吉特市帕苏地区。医疗队的职责是为中方筑路员工的健康提供医疗保障,高建岭当时负责医疗队手术室工作。

    1979年7月的一天,时年16岁的巴基斯坦人马基隆匆匆跑到医疗队寻求帮助。原来,马基隆的母亲被发现腹腔内长了一颗巨大的肿瘤,病情在吉尔吉特当地医院确诊后,院方却束手无策,并预计其最多只能维持一个月的生命,规劝其回家。万般无奈的马基隆听说在帕苏驻扎有中国援巴医疗队,便立即赶到医疗队,希望能挽回当时年仅40岁的母亲的生命。

    因关系重大,医疗队当即将情况反馈到中国援巴指挥部,指挥部经与巴方联络处沟通,最终同意了医疗队的援救方案。但因手术设备和医疗条件所限,手术用血无法保障。危急时刻,部分医疗队医护人员和援巴筑路员工纷纷卷起袖子,表示愿意献血。

    解决了输血难题后,负责麻醉的高建岭也很快见到了准备接受手术的马基隆的母亲。尽管语言不通,高建岭却通过她期盼而惊惶的眼神,读懂了她对生命的渴求。他用手轻轻拍了拍马基隆母亲的肩膀以示安慰后,才开始进行麻醉工作。随后,简陋的手术室中,主刀医生王先智在几位助理医生的协助下开始手术。手术过程艰难而极具风险,手术室内的气氛始终凝重。几个小时过去了,随着王先智轻吁的一口气,马基隆母亲腹腔内一个重达3.6公斤的肿瘤被切除取出,手术取得成功,顿时,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在手术室中响起。

    在医疗队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护理下,一个月后,马基隆母亲痊愈出院。临行时,她拉着医护人员的手,强烈要求与他们合一张影。她说,要永远记住这些救命恩人。

    1980年,中国援巴医疗队回国。马基隆的母亲始终惦念着自己的救命恩人们,1986年喀喇昆仑公路正式开通后,马基隆跟着别人从事中国新疆至巴基斯坦之间的运输工作,马基隆母亲拿出那张合影,交到马基隆手中,叮嘱他到中国后一定要打听医疗队的消息,问清楚医护人员在国内的地址,以便长期联系。

    从此,马基隆开始了漫长的寻人之路。但在没有地址、没有电话、姓名不详的情况下,再加上语言不通,马基隆发现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事。为此,他开始学说中国话。多年间,在新疆的乌鲁木齐、喀什、阿克苏、库尔勒等地,学会了中国话的马基隆几乎问遍了医疗队可能驻扎的地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的医护人员们大多已转业或调离。直至两年前母亲去世,马基隆都始终未能达成她的心愿。

    高建岭1986年转业回到了三门峡,在三门峡市计划委员会(现市发改委)工作至退休。他说,如果不是当今飞速发展的网络技术和高效快捷的信息传播速度,马基隆有可能永远都无法实现找人的愿望。

    在巴基斯坦吉尔吉特市,有一座中国援巴烈士陵园,88名中国援巴烈士牺牲后长眠在这里。今年清明节前夕,一些当年的援巴筑路员工自发前往陵园祭扫战友,在请翻译时,有人推荐了马基隆。见到当年的援巴筑路员工,马基隆激动地拿出了母亲给他的合影,希望有人能认出照片中的人。遗憾的是,这批人中并没有熟识医疗队的。看着马基隆失望的表情,一位转业到北京工作的筑路员工提议,所有中方人员将合影翻拍后上传至各自手机微信群,扩大传播范围,并建议马基隆向中央电视台《等着我》栏目寻求帮助。

    合影很快通过手机传播扩散了出去,高建岭就是在当年老战友建的微信群中见到了合影。看到那张照片的瞬间,他就认出了这些当年的战友,并在群里回复:他不但认识合影中的所有人,还保留有当年手术后马基隆与家人围观那颗被切除肿瘤的照片。

    就这样,随着微信中马基隆寻人事件的持续发酵和扩散,中央电视台《等着我》栏目组也很快与当年医疗队的医护人员们一一取得了联系。节目录制当天,尚不明就里的马基隆按下那扇“希望之门”按钮后,欣喜地看到了门后走出的人——当年的主刀医生王先智因健康问题未能来到北京,由当年手术的助手之一尚继越代表医护人员们,走出大门与马基隆相见,两人在现场紧紧拥抱。

    节目录制结束后,当高建岭等人从观众席中缓缓走到马基隆面前时,他更是喜极而泣。良久,他望着众人说“我认出你们了……”马基隆表示,尽管母亲已经不在了,但他会每年来到中国,代替母亲感谢这些救命恩人,感谢这些为巴基斯坦人民奉献了青春甚至生命的中国人!


   打印